1. 首頁
  2. 財經資訊

賈康:金融監管的哲理與監管機構改革思路

  
(本文系賈康先生在2017青島·中國財富論壇上的發言)

  
對金融監管這個事情我作為研究者發點議論:實話實說,誰坐在監管者的位子上其實都如坐針氈,因為它是很有難度的。但是我們確實應該順應需要提高監管水平,盡可能順應金融創新發展的規律和防范風險的規律。這里面的一些爭議——比如說“一行三會”這種機構框架合適還是不合適,討論起來見仁見智,有各種各樣的觀點。

  
如果從哲理上講我想先說一下:我覺得無論怎樣考慮監管機構的設置和它們之間的配合關系,一個總體而言的順應規律的哲理,是需要進一步明確的:確實在中國改革發展過程中間需要有金融監管,處于監管的位置首先看的是規范性,但是前面有個大前提,“發展是硬道理”——發展是硬道理已升華為“全面協調可持續的科學發展是硬道理”,但它基本的句型沒變,硬道理的邏輯沒有變。發展中金融必然需要創新,創新就一定要突破原有的一些規范。所以,從監管這個視角來說,如先強調什么東西都要有規范你才能發展,其實是做不到的,大的原理上,是發展中規范,這是一定要在改革創新中認賬的一個大前提,即在前面對市場主體給出彈性空間的這樣一個監管,才能總體把握住自己處于改革創新進程的合理性。

  
“發展中規范”當然后面跟著還有“規范中發展”,這兩者的權衡與互補天經地義,因為在發展中如果對風險因素于創新過程中經過一定的試錯和判斷以后看得比較準了,有八九不離十的把握的時候,你就必須出手了,因為這時候對這樣一些風險點作了規范控制以后,這個金融運行才能健康地再發展。但是要想把這兩個不同表述出來的相互關系權衡好,結合在一個體系之中,確實是比較棘手的事情。我從互聯網金融來觀察,一開始管理部門還是有這樣一個基本態度,包括身為高官的央行的領導都說過,不會掐死乍看起來還是帶有一點兒亂象特征的互聯網金融,要允許它在創新試錯中間發展。但后來一旦出了比較明顯的問題以后,實際的社會環境壓力下管理部門往往就只強調規范,即一定要把它管好,不管好是過不去的。但一種傾向引來另外一種傾向,進一步創新的試錯空間,似乎就被封殺得非常有限了。在這種搖擺中“一個傾向掩蓋另外一個傾向”的不斷打擺子的過程中,希望中國在總體上最終得以走出來,即在創新能夠往前推進的這個波浪式過程中能夠不脫離前進大軌道。現在我們客觀地講,中國互聯網金融創新的很多領域,當下是處于低潮的,但是絕對不應在這方面過于走極端。如果對這樣的哲理要把它掌握得好,鄧小平的改革智慧在一些大的決策上應該有更好的體現和指導作用,就是總體而言改革過程中間應該允許出現一定的失誤,改革可以犯錯誤,但是不允許不改革。很多的領導反復說這個話,具體的管理部門很難執行這個原則。這就是我覺得要進一步在中國處理權衡關系里面,似乎跟監管部門還是要時不時地提醒一下的一個要點。

  
到具體的整個監管機構方面要怎么樣合理化,我個人的觀點表明一下:我是贊同已經橫跨兩屆政府、早有表態的“大部制”趨向的。我覺得“一行三會”各有各自功能存在的道理,但為什么不能設想把它們就變成一個大的機構,而這個“一行三會”的功能在這個機構里統統都有,剩下的問題就是怎么樣更好地合理協調,減少扯皮推諉,讓它們協調呼應起來更有效率。咱們實話實說,碰到金融市場、股市的一些帶有動蕩特征的大事件的時候,都覺得這“一行三會”的反應跟不上,如果放在一個機構里,以內部協調的方式去做,顯然應急和工作效率有可能提高,同時又不否定已經有的各個分門別類的功能,為什么不能設想這樣一個大部制的框架呢?這是我的個人想法,即這樣一個大部制的改革任務我認為總的趨勢屬于必行,金融領域如此,其他方面也是如此。雖然在中國確實這種改革步履維艱,但如果處理得好,那就是供給側改革釋放潛力和活力,既能夠讓市場更好的發揮資源配置決定性作用又能夠更好發揮政府作用,十分值得在這方面繼續努力解決制度供給的有效性問題。寄希望于十九大能夠對這個事情給出明確的指導。謝謝!

原創文章,作者:賈康,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jvuhpc.tw/99.html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pk10一天保持赢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