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財經資訊

馬丁·沃爾夫:債權國離不開債務國?

  

  編者按:英國《金融時報》副主編及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撰文稱,制定規則的是債權國。債務國每當要通過通縮為調整提供緩沖時,都不得不向債權國乞求融資,尤其是在固定匯率安排中。債權國還可以堅持它們對危機根源的解讀。以下為全文。

  

  債權人這回有福了,因為他們將主宰地球。這并非“登山寶訓”(Sermon on the Mount)中的原話。然而債權人卻深信不疑:如果所有人都是債權人,我們就不會有任何壞賬和金融危機。債權人相信,事情就是如此,但他們錯了。既然地球不可能與火星做交易,那么有債權人就會有債務人,前者必須通過后者來增加自己的貸款,這讓他們作繭自縛。

  在全球四大經濟體中,中國、德國和日本三國都是債權國:無論是經濟繁榮時期還是蕭條時期,它們的經常賬戶都處于盈余狀態(見圖表)。它們認為自己有權對債務國的愚蠢行為加以訓誡。作為一個崛起之中的超級大國,中國喜歡指責美國行事輕率;作為美國的盟友,日本則較為謹慎;德國更著眼于歐洲內部,它希望歐元區伙伴都能變成德國一樣的“乖孩子”。

  不過,債權國也容易受到傷害。它們提供債務國所需商品和服務的能力,遠遠超出本國居民未來的購買力。赤字經濟體的情況則恰恰相反:它們提供此類商品和服務的能力,無法滿足本國的需求。無論是盈余經濟體中的盈余,還是赤字經濟體中的赤字,都根深蒂固。

  在債權國,可交易商品和服務的生產商在向債務國提供信貸方面,是一股強大的游說力量。一旦金融家們意識到這種貸款有多么糟糕,私人融資將陷入停頓。政策制定者隨后陷入兩難境地:要么將錯就錯,繼續投入新的資金;要么隨著市場的消失,而忍受殘酷的調整。在懲罰揮霍無度的債務國的同時,這種做法也傷害了本國民眾。

  這就是眼下發生的一切背后的根源,也是上周歐元區峰會和本周20國集團(G20)峰會召開的真正原因。英國央行行長默文?金(Mervyn King)日前在一次演講中表示,這也是2007年以來發生的所有危機背后的根源,“一些國家長期出現貿易順差,而另一些國家則出現赤字,這反映出資本并未流向存在有利可圖的投資機遇的國家,而是流向了借貸消費、或喪失競爭力的國家。其結果是,在英國、美國和其它很多發達經濟體,消費水平(無論是公共部門還是私營部門)高到了無法持續的地步;而在中國、其它亞洲國家以及德國和日本等有著長期貿易順差的發達國家,消費水平則低得無法持續。”簡言之,危機是所有國家造成的,每個國家都必須為解決危機出力。

  正如詩人A-E-豪斯曼(A.E. Housman)所寫的那樣:“一想到二加二等于四,既不是五也不是三,人們就陷入了悲傷,這種悲傷可能長期揮之不去。”你不可能既保留本國盈余,又不必為他國的赤字提供融資。而德國卻正在試圖這么做。德國人有效地控制著歐洲央行(ECB),同時還擁有最高等級的信用評級,因此它可能決定如何運作紓困資金。唉,正如花旗集團(Citigroup)的威廉姆-比特(Willem Buiter)在本報撰文指出的那樣,這并非好事。不過,對于這種結果,即便是法國也只能發發牢騷而已。

  制定規則的是債權國。債務國每當要通過通縮為調整提供緩沖時,都不得不向債權國乞求融資,尤其是在固定匯率安排中。債權國還可以堅持它們對危機根源的解讀。德國認為這全是糟糕財政政策的錯:改正錯誤并永遠實施緊縮財政政策;隨后道德高尚者就會主宰世界。

  這種世界觀存在三點不足:它是錯誤的;適得其反的;還會破壞穩定。說它錯誤,是因為遠非所有遭受危機沖擊的國家,都身受不負責任的財政政策之苦。在一些重要的情況下,它們更多是受累于不負責任的私人借貸。說它適得其反,是因為如果每個成員國都緊縮財政政策,包括債權國在內的所有國家都將立即陷入貧困。這種觀點之所以會破壞穩定,是因為要擺脫這種陷阱,就需要讓歐元區實現外部盈余。通過惡化全球失衡狀況、來解決內部失衡問題,并不是一個好主意。

  德國既想盡可能少地提供資金,又想繼續擁有巨額外部盈余。這種方式不可行。一些人將會辯稱,德國在本世紀頭十年通過調整實現了盈余。為何現在德國的合作伙伴不能這么做呢?德國實現盈余,是因為有其它國家愿意出現赤字。但現在德國不想出現赤字。因此,德國的歐洲伙伴們不可能實現盈余,除非是對外盈余。這種情況只有在歐元大幅貶值、或實力較弱國家陷入蕭條之后才可能出現,但如此一來,肯定又會導致主權債務和銀行違約潮,最終導致歐元區解體。這種單方面調整注定會以失敗告終。

  與此同時,歐元區似乎認定自己需要中國的幫助。歐元區成員國為何要這樣想,讓人難以理解。歐元區內部并不缺乏資金,它們只不過不愿承擔蒙受損失的風險。但正如中國經濟學家余永定在英國《金融時報》上撰文指出的那樣,中國也不愿承擔這種風險。認為中國將以不太高昂的經濟或政治代價來援助歐洲,是一種愚蠢的想法。

  畢竟,中國自身積累的外匯儲備(目前價值3.2萬億美元)也存在大幅縮水的風險。這是一種旨在支持其貿易順差的公共資本外流。但是盡管中國在努力管理與美國的匯率關系,但控制美聯儲的卻是美國。中國可能感到極度不滿。但它要么購買美國創造的貨幣以保持競爭力,要么停止購買。如果中國繼續購買美元,那就是在將錯就錯、繼續扔錢。如果它不再購買,就會對本國造成沖擊。

  債權國統治世界了嗎?并非如此。短期而言,它們可以威脅停止提供貸款。但它們的盈余取決于其它國家承擔赤字的意愿和能力。更為明智的做法,是承認揮霍者之所以負債累累,正是因為有所謂的節儉者提供了大量貸款。既然明白了雙方都有錯,那么雙方就必須都做出調整。讓昔日債務人單方面調整不會有多大效果。正如小小的希臘似乎即將證明的那樣,債務國能夠對所有國家造成嚴重破壞就像美國在大蕭條期間所發現的那樣。現在就趕緊重新認識這種互惠互利將是個好主意。債權國并沒有把商品賣給火星。我們都在同一個星球上,現在就一起解決麻煩吧。

  

原創文章,作者:馬丁·沃爾夫,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jvuhpc.tw/316.html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pk10一天保持赢一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