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財經資訊

陳志武:有一種幸福,可以靠金融提升

 

 

2019中國普惠金融國際論壇已于10月10日至12日成功舉辦。為期三天的大會內容豐富,嘉賓云集,不僅圍繞多個普惠金融領域內的熱點話題展開熱烈討論,還有多位非常重要的專家、學者和監管部門的領導和機構代表在會上發表了非常精彩的演講,使得一年一度的國際論壇成為行業內頗具影響力的交流平臺。

12日的第一場閉幕演講是來自本次論壇的重要嘉賓香港大學馮氏講席教授、亞洲環球研究所主任陳志武。他在演講中非常精煉地講到了金融觀念的改變的重要性。他認為,消費金融、普惠金融,是對于調整經濟結構,提升人們生活幸福感以及保障水平的非常重要的因素,應該是金融的不可獲取的重要組成部分。(演講全文如下)

 

第五屆中國普惠金融國際論壇給我帶來的受益也非常多,昨天評論了一些論文,讓我感到一方面國內的學術研究與我剛剛回國的2001年左右相比,經過18年的發展,水平提高很快,跟在耶魯和其他地方的學術研究氛圍和用的方法等等都差不多,而且昨天我聽到的學術報告也讓我看到移動支付對于刺激消費的增長,尤其是對于消費質量的提升,都是貢獻非常大的。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不管是互聯網金融,移動支付,還是普惠金融,真正對于中國經濟結構的轉型是幫助非常大,也非常及時。貝老師他們五年以前就開始關注這個領域,實際上超前很多,回過頭來看,很不錯、很了不起。

給我時間大概是15分鐘,不管是從歷史的角度還是從文化的角度談金融,就不能夠談太多,我盡量花10分鐘時間重點講三個要點:

第一,關于金融理念、概念和觀念的理解,必須要做很多調整,不管是通過金融通識課還是其他的方式,不管是官員還是社會上普通人士,也包括一些金融從業者,都應該對金融的理解做很多的延伸。

大家回想一下上世紀80年代初期一直到80年代末期,當時厲以寧先生、吳敬璉先生等老一輩經濟學家花了很多力氣呼吁全社會,特別是管理層要重視金融的發展,當時他們在談到為什么要發展金融的時候,都是從企業融資的角度來談。為什么金融很重要?因為當時一個典型的說法就是社會上有很多閑置的資金,而企業需要很多的資金,怎么可以把閑置的資金撮合到一起,讓企業,尤其是國有企業去使用呢?從想象的場景里可以看到金融可以幫這個忙。這樣一來就帶來一個很直接的理解,即“金融=企業融資=建設投資金融”。這個理解一直貫徹到具體響應黨中央號召時,我每次看到中央決定要重點發展經濟,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肯定又要做更多投資了,要擴展實體經濟的產能。這樣一來,我們談到發展時,把發展等同于建設投資、實業投資,實業投資又進一步等同于企業的投資。在金融領域里,金融仿佛就等于企業融資和建設投資融資,對于金融的理解就沒有消費金融這一板塊。

因為原來的觀念是這樣的,所以即使是金融行業最前沿的人,也只能夠從建設融資、從企業融資的角度去發展金融市場。回過頭來看,由此帶來的結果是整個實體行業各個領域都產能過剩,但是消費需求不足,消費占GDP的比重、服務業占GDP的比重不高,是一個必然的結果。道理很簡單,我們學經濟的都知道,至少大致上有生產方和消費方都有金融的需求。但是我們以前都把金融等同于生產者金融、企業金融,所以把生產方、企業方的金融需要重點發展好了,滿足足夠多了,可是消費者的金融需求就被忽視掉了,由此產生的結果是需求沒辦法上來,但是產能供給不斷上升,一個結果是必須要靠出口市場來彌補需求低于產能的差距。

長話短說,我的意思是我們需要對金融理解方面同樣做調整,就是把金融不只是理解為企業融資、投資建設融資,同樣也包括消費金融,除非我們做這種調整,否則的話以后產能過剩、靠投資帶動、靠出口市場帶動的結果會繼續下去。

舉幾個簡單數據,2014年,給中國居民家庭提供的住房按揭貸款和其他消費金融支持大概是10萬億人民幣,在2014年時大概占GDP20%,是整個銀行業金融資產120萬億的9%左右。從2014-2017年、2018年,情況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個變化是蠻好的。但即使到了2017年年底,居民貸款,包括住房按揭貸款,大概是40萬億,相當于2017年底252萬億銀行業的金融資產的17%,也就是說剩下的銀行業的金融資產的83%都是為企業、為地方政府提供支持。相比之下,去年美國家庭總負債、總貸款是13萬億美元,相當于美國銀行業資產的75%的分量。換句話說,我們的銀行業重點是為企業和地方政府來提供支持,只有17%是提供給居民家庭的,但是美國的銀行業資產的75%是用來支持居民家庭的,所以由此產生的結果是美國經濟的消費需求很旺盛,而中國消費需求相對來說比較低。從銀行業的資產結構里基本也可以看得出來,不太奇怪。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觀念的調整尤其重要,尤其把消費金融、普惠金融進一步在方方面面提上日程,推動發展,不要因為校園貸或消費貸款碰到一些問題,就說消費金融現在已經走過頭了,大可不必。

第二,推動消費金融的發展,不只是對經濟結構的調整,對于經濟增長方式的轉型非常重要,而且需要認識到,整個中國社會所有的人,特別是“草根”出身的年輕人,一輩子幸福的提升非常非常重要,也非常關鍵。道理蠻簡單,至少我自己回過頭來想,我在80年代初上大學,每天可以花的錢不到1元錢,那個時候是我一輩子收入最低或沒有收入的時候,但是那個時候是我最需要花錢的時候。現在我57歲了,是我一輩子到目前為止收入最高的時候,以前從來沒有收入這么高過,但是我現在需要花錢的地方很少,也許喝喝星巴克咖啡等等還花點錢,其他就不怎么需要了。回過頭來想想,如果我在80年代、90年代把未來年長了以后的收入轉移一些到那個時候來花的話,有可能我談女朋友的對象都不一樣,對我有興趣的女孩也會多很多。

正因為這個原因,就希望更多的年輕人能夠避免我的那些經歷,在他們年輕的時候,哪怕未來的收入前景非常好,也只是能看到,并不能使用。所以普惠金融、消費金融可以幫助他們,使他們未來非常好的收入前景不僅僅只去想象,而是可以用上,將未來的一部分收入轉移到年輕時來花,這樣一來讓每個中國的年輕人和中年人整體的幸福感在年輕時就可以提得更高,讓他們整個人生一輩子幸福總的水平可以提升很多,把14億中國人每一個人一輩子的幸福都提升了以后,整個社會的幸福感就可以提升很多。

第三,關于普惠保險。到現在為止,關注貸款類的普惠金融比較多,但也應注意到保險類的普惠金融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對于扶貧方面,保險可以作為的空間比信貸更大。因為我們看到過很多研究,也有很多同仁做過相關研究,發現貧困跟醫療治病,跟其他風險事件關聯度非常高,所以如果能夠有更多的健康保險品種,還有其他保險品種可以推出來的話,讓更多普通人可以避免因為生病或者意外事件的到來而致貧。

我們不妨簡單想像一下,如果有一種疾病一旦得上的話,要花掉1000萬元去治療,假設每年每個人得上這個病的概率是千萬分之一。一旦得上這個病,放在每個人身上每年得上這個病的預期損失是多少?千萬分之一×1000萬元醫療開支,每個人預期損失是1元錢,如果有保險的話,每個人花多少保費就可以把這個病的風險解決好,最多1.1元錢,這樣有10%的保險公司支付成本。一個三口人的家庭一年花3.3元,就可以把大的疾病風險去掉了。但如果沒有疾病保險會怎么樣?一家三口人要存錢存滿多少時,特別是做母親的,才可以睡好覺,才可以不用考慮疾病帶來的影響有多大,一家三口要存滿3000萬才可以完全放心。

如果沒有保險產品的話,儲蓄壓力會很大,每家每戶每個人都要盡可能把每1塊錢都存下來,因為如果存不滿3000萬元,萬一一家三口都得上這個病,治療費要3000萬,就把這家人永久打入貧困。如果有這種精準的保險產品,一家人只要花上3.3元,就可以把風險根除掉。

通過這樣簡單、比較極端的例子讓我們可以看到普惠保險對于解決貧困真的是非常管用、非常重要的,通過這個例子也可以讓我們看到真正精準保險產品不一定會很貴的,這就是為什么我們研究金融、搞金融行業的職業人士都知道,精準的金融產品是把金融服務的價格降得非常低的一個最主要的方式,因為這樣一來金融就不只是高收入群體可以用的東西,如果普惠金融做得非常好、非常精準的話,沒有太高收入的人也照樣能夠通過利用金融,把自己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的風險給解決好,不至于因為一場病而打入貧困,然后一輩子都爬不出來。

謝謝!

 

原創文章,作者:陳志武,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jvuhpc.tw/16.html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聯系我們

在線咨詢: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郵件:[email protected]

pk10一天保持赢一千